五事异法之论争(上)

2021年12 月17日      377次
分享

选录自随佛法师著《原始佛法与佛教之流变》  © 2010
接《正法之光》第三期 部派分裂之探究(一)十事非律之论争

一、关于部派纷争及分裂的传说

1. 律师传承的记载

      根据佛教各部派僧团的共说,佛教第一次的纷争是「十事非律论争」,也因为此事而引发「第二次的结集(七百结集)」。出于优波离传承(律师系统)的分别说系诸部,认为「十事非律论争」是造成佛教僧团分裂的主因,但同出于律师传承的大众部,则说是「古律与新律之争」促成僧团分裂。

      关于「十事非律论争」发生的时间,后世各部派的说法不一,随着各部分化而出的时间先后,愈晚分化出来的部派,记载的时间就愈晚。「十事论争」的时间,根据最先异于传统僧团的优波离系毘舍离僧团(大众部)的说法,在传诵的《摩诃僧祇律》1是说「佛涅盘后」;在佛灭116 年以后,自僧团分化而出的优波离系分别说部诸分部中,分别说系化地部《五分律》2说是「佛泥洹后百岁」,南印分别说系法藏部《四分律》3说是「世尊般涅盘后百岁」,而锡兰分别说系铜鍱部《善见律》4则说「世尊涅盘已一百岁」,而分别说系饮光部传诵广律已失佚,则不知所记。此外,阿难系诸部关于「十事非律论争」的记载在现今被日本金仓圆照博士推定有可能是原上座部Pūrvasthavira 而转为雪山部Haimavata 传诵的汉译《毘尼母经》5,当中则说是「如来涅盘后一百年」。佛灭后约250 年,才从北方阿难系原上座部分化出的说一切有部,在传诵的《十诵律》6说是「佛般涅盘后一百一十岁」。

      据南传分别说系铜鍱部《岛史》的说法,毘舍离僧团受取金钱等「十事」,被阿难系僧团主导的长老会议判为不如律,毘舍离地区的僧众不服会议的结果,使得原本和合一味的僧团,分裂为大众部及上座部。赞成十事的僧众,主要是以优波离系在东方毘舍离Vaiśālī、央伽Aṅga 一带的年轻僧众居多,称为大众部Mahāsaṃghika。反对十事的僧众,主要是指北方摩偷罗Mathurā 的阿难系僧团、西方的阿盘提Avanti 及达嚫那婆多Dakṣiṇāpatha(简称达嚫那Dakṣiṇā, 达嚫dakkhiṇa)一带的优波离系僧团,多以耆年上座为主,故称为上座部Sthavira。优波离师承分别说系诸部僧团则自称是上座部正统。

      但是根据优波离师承大众系传诵的《摩诃僧祇律》来看,大众系不仅承认「十事违律」7,更说大众系第二师陀娑婆罗参与「七百结集」8,并代表集出律藏。如此可见,出于毘舍离僧团的大众系,对于「十事论争」的立场,是承认羯磨会议判定「十事违律」的议决,并接受「七百结集」的代表性。如此看来,「十事非律论争」造成佛教僧团的分裂,应是有违于事实的看法。

      此外,根据大众部传诵的《舍利弗问经》,当中对于部派分裂的说法,是指孔雀王朝被弗沙蜜多罗灭后,佛教受到相当的破坏,当弗沙蜜多罗Puṡyamitra殁后(约B.C.139),中印佛教得以复兴时,有长老比丘将原本传承的古律,加以分别广演,从简要朴质转为繁琐详细,是僧律的古、新差异,才造成部派分裂。见大众部传诵的《舍利弗问经》9

「优婆笈多后,有孔雀输柯王,世弘经律,其孙(时有)名曰弗沙蜜多罗……毁塔灭法,残害息心四众……御四兵攻鸡雀寺。……遂害之,无问少长,血流成川……王家子孙于斯都尽。其后有王,性甚良善……国土男女复共出家。如是比丘、比丘尼还复滋繁,罗汉上天,接取经律还于人间。时有比丘名曰总闻,咨诸罗汉及国王,分我经律多立台馆,……时有一长老比丘,好于名闻亟立诤论,抄治我律开张增广。迦叶所结名曰大众律,外采综所遗,诳诸始学,别为群党互言是非。时有比丘,求王判决。王集二部行黑白筹,宣令众曰:若乐旧律可取黑筹,若乐新律可取白筹。时取黑者乃有万数,时取白者只有百数,王以皆为佛说,好乐不同不得共处。学旧者多从以为名为摩诃僧祇也,学新者少而是上座

      根据近代佛教学术界的研究,大众系的《摩诃僧祇律》的结构与形态,相较于其他诸部传诵的律本来说,确实比较古朴、简要。如阿难系古律的汉译《优波离问经》,或是目前南传分别说系铜鍱部的《铜鍱律》,比起《摩诃僧祇律》,都要来得更完备,特别是南传铜鍱部的《铜鍱律》,应是经过相当的发展,才会如此的详尽、完备。因此,大众部传诵的《舍利弗问经》提到的「古律与新律之争」,应是确实发生的事实。然而,根据印度阿育王石刻碑文的内容10,还有公元前一世纪印度世友Vasumitra 所著之《十八部论》的记载,佛教各部派分化的时间,应当是在公元前三至二世纪之间。然而,大众系之《舍利弗问经》提到的「古律与新律之争」,则是弗沙蜜多罗Puṡyamitra 王殁(约B.C.139)后,时约公元前二世纪末叶。

2. 经师传承的记载

      关于僧团分化的原因及时间,承自阿难系传承重论的说一切有部,主张是佛灭后116 年(A.D.271~268)的「五事异法论争」而起,认为是肇因于「诋毁阿罗汉的证量」所致。佛灭后116 年,毘舍离僧团的摩诃提婆(巴Mahādeva,汉译名为大天),举「余所诱、无知,犹豫、他令入、道因声故起」等背离传统经法的「非法五事」,贬谪声闻阿罗汉有漏、不圆满,才造成阿难系僧团与优波离系僧团的分裂。见公元前一世纪世友着,六世纪初由鸠摩罗什初译的《十八部论》11

佛灭度后百一十六年,城名巴连弗,时阿育王王阎浮提匡于天下,尔时大僧别部异法。时有比丘,一名能(传抄之误,应为龙)、二名因缘、三名多闻,说(此指争论)有五处以教众生,所谓:从他饶益、无知、疑、由观察、言说得道。此是佛从始生二部,一谓摩诃僧祇。二谓他鞞罗(上座)」。

      在世友的《十八部论》提到的三比丘众中,正是佛灭百年内的两大师承、三大僧团。龙象众是指毘舍离僧团,多闻众是指摩偷罗地区的阿难系僧团,因缘众则是优禅尼僧团。僧团为了争论「五事异法」而分裂。阿难系为上座部,优波离系为大众部,而优波离系又分为毘舍离僧团的大众部,以及优禅尼僧团的分别说部。另根据西藏传译之清辩(Bhavya)的《异部精释》12(Tāranātha)中,从阿难师承说一切有部系之犊子部再分化而出的正量部(Saṃmatīya),在提到僧团分裂的传诵中说:

世尊无余涅盘后,百三十七年,经难陀王至摩诃钵土摩王时,于波咤梨城集诸圣众。……天魔化为跋陀罗比丘,住僧中,有一切不相应之见。现诸神通,以根本五事,僧伽起大诤论。上座龙与坚意等,宣传五事。……佛教分裂为二,名上座与大众

      根据玄奘之《大唐西域记》所载,七世纪中叶玄奘入印度时,正量部之声势仅次于说一切有部,盛行于北印外之十九国,僧徒合计约有六万多人。若参考优波离师承分别说系铜鍱部《铜鍱律》的记载,犊子系正量部提出的「天魔化为跋陀罗比丘」,此一「跋陀罗比丘」应是一种「隐喻」。这是暗指如同佛初灭时,当众弟子闻知佛灭而见愁忧不乐,却有须跋陀罗比丘提出:「我彼得脱彼大沙门亦善。此应,此不应,困恼我等,今我等若欲则为,若不欲则不为」13。另在优波离师承分别说系化地部《五分律》中,则说是跋难陀Subhadra比丘(大众部《摩诃僧祇律》14说是摩诃罗)提出「我等于今始脱此苦,任意所为无复拘碍」15的说法。这是说佛灭后116 年的「五事异法」论争,毘舍离地区提出五事的大天Mahādeva,就如同佛灭时的「须跋陀罗比丘」(或跋难陀、摩诃罗),将会破坏佛教的清净。据分别说系化地部《五分律》记载,当年的上座长老大迦叶,就是为了避免 佛陀之法与律被忘失、败坏,出面召集僧团结集法教,提出「勿令跋难陀等,别立眷属以破正法」16,以传续佛法令不散失。

      分化自说一切有部系犊子部的正量部,是将出自阿难系说一切有部传载之「五事异法」及「根本分裂」的发生时间,从佛灭后116 年变成佛灭后137年。认为分裂僧团的事由是「五事异法」,是出自经师传承的阿难系僧团的记载,不同于优波离系僧团的看法。若要探寻佛教僧团分裂的缘由,经师传承之阿难系僧团的记载,是相当值得研究,并且也有僧团愈晚分化出现,对于僧团分裂时间的记载就愈晚的情形。


注释

  • 1.见《摩诃僧祇律》『明杂诵跋渠法』卷第三十三:参大正藏 第22册 p.493.1 ~ p.493.2
    「七百集法藏者。佛般泥洹后,长老比丘在毘舍离沙堆僧伽蓝,尔时诸比丘从檀越乞索,作如是哀言:长寿!世尊在时,得前食、后食、衣服、供养,世尊泥洹后,我等孤儿谁当见与,汝可布施僧财物。如是哀声而乞,时人或与一罽利沙盘、二罽利沙盘乃至十罽利沙盘。」
  • 2.见《弥沙塞部和酰五分律》『七百集法』卷第三十:参大正藏 第22册 p.192.1-27〜p.192.2-9
    「佛泥洹后百岁,毘舍离诸跋耆比丘始起十非法。一盐姜合共宿净;……十受畜金银钱净。彼诸比丘常以月八日、十四日、十五日盛满钵水,集坐多人众处,持钵着前以为吉祥,要人求施。时诸白衣男女大小经过前者,便指钵水言,此中吉祥,可与衣钵革屣药直。有欲与者与之,不欲与者便讥呵言:沙门释子不应受畜金银及钱,设人自与不应眼视,而今云何作此求施。」 「此是雪山中五百比丘所集法藏」
    见印顺《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》p.87-10
    「金仓圆照博士,以卷四有「此是雪山中五百比丘所集法藏」,推论为雪山部Haimavata,可能就是这一部派的律论。」
    见《毘尼母经》卷第四:参大正藏 第24册 p.819.2-1〜3
    「七百比丘集法藏今当说。如来涅盘后一百年,毘舍离毘利祇子诸比丘等,如佛所说行于十法。」
  • 6.见《十诵律》『七百比丘集灭恶法品』卷第六十:参大正藏 第23册 p.450.1-28〜450.2-2
    「佛般涅盘后一百一十岁,毘耶离国十事出。是十事非法非善,远离佛法,不入修妒路,不入毘尼,亦破法相。是十事,毘耶离国诸比丘,用是法、行是法、言是法清净,如是受持。」
  • 7.见《摩诃僧祇律》『明杂诵跋渠法之十一』卷第三十三:参大正藏 第22册 p.677.3-21 ~p.678.1-14
  • 8.见《摩诃僧祇律》『明杂诵跋渠法』卷第三十三:参大正藏 第22册 p.493.1-26~p.493.2-16
  • 9.见《舍利弗问经》:参大正藏T24 p.900.1-11 ~15 ; p.900.1-15 ~ p.900.2-28
    ※笔者注:《舍利弗问经》是大众部的传诵,另一相仿的『文殊师利问经』则是(大乘)教派所传,这两部出于后世学派的典籍,当中采取的部派说法,都出于说一切有部的传诵。从《舍利弗问经》提到的阿难系师承,见到《阿育王传》中阿难旁传的末田地,被改为第二师,传法于原阿难直传的商那和修,可见《舍利弗问经》晚于公元前一世纪的《阿育王传》,引用出于迦湿弥罗新说一切有部的师承传说。
  • 10.参《正法之光》创刊号p.14 〜p.15 :原始佛教会 2010年7月8日 台湾出版
  • 11.见世友《十八部论》,姚秦•鸠摩罗什Kumārajīva 初译:参大正藏T49 p.18.1-9〜13
  • 12.参《印度佛教史》寺本婉雅日译本 附注87〜89,p.376〜377
  • 13.见南传《铜鍱律》『小品』『五百结集犍度』:汉译南传大藏『律藏』(四)p.381-12~ p.382-1
    「时老年出家者须跋陀罗告诸比丘言:诸友!勿忧、勿愁,我彼得脱彼大沙门亦善。此应,此不应,困恼我等,今我等若欲则为,若不欲则不为。」
    ※据部派佛教传诵之《大般涅盘经》,佛临入灭时,最后度百二十岁的外道须跋陀罗成阿罗汉,这两位须跋陀罗,并非同一人。
    见法显译南传《大般涅盘经》卷下:参大正藏 T1 p.204.2-5~ 8;
    p.204.2-23~ 26
    「尔时世尊告阿难言:汝今当知,我于道场,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最初说法,度阿若憍陈如等五人,今日在于娑罗林中,临般涅盘,最后说法,度须跋陀罗。……须跋陀罗前白佛言︰我今不忍见天人尊入般涅盘,我于今日,欲先世尊入般涅盘。佛言︰善哉!时须跋陀罗即于佛前入火界三昧而般涅盘。」
  • 14.见《摩诃僧祇律》『五百比丘集法藏』:参大正藏 T22 p.490.124~27
    「时摩诃罗闻佛已般泥洹,语尊者摩诃迦叶言:我今永得解脱。所以者何?彼阿罗诃在时常言:『是应行,是不应行』。今已泥洹,应行、不应行自在随意。」
  • 15.见《五分律》卷第三十『五百集法』:参大正藏 T22 p.190.2~p.190.3-3
    「尔时、世尊泥洹未久,大迦叶在毘舍离猕猴水边重阁讲堂,与大比丘僧五百人俱,皆是阿罗汉唯除阿难。(大迦叶)告诸比丘:昔吾从波旬国向拘夷城,二国中间闻佛世尊已般泥洹,我时中心迷乱不能自摄。诸聚落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或躄、或踊宛转于地,莫不哀号叹速、叹疾,世间空虚,世间眼灭。时跋难陀先游于彼,止众人言:彼长老常言,应行是、不应行是,应学是、不应学是,我等于今始脱此苦,任意所为无复拘碍。何为相与而共啼哭?吾闻其语倍复忧毒,佛虽泥洹比尼现在,应同勖勉共结集之。勿令跋难陀等,别立眷属以破正法。诸比丘咸以为善,白迦叶言:阿难常侍世尊,聪叡多闻具持法藏,今应听在集比丘数。迦叶言:阿难犹在学地,或随爱恚痴畏,不应容之。」
  • 16.见《五分律》卷第三十『五百集法』:参大正藏 T22 p.190.2~p.190.3-3
    「尔时、世尊泥洹未久,……(大迦叶)告诸比丘:……时跋难陀先游于彼,止众人言:彼长老常言,应行是、不应行是,应学是、不应学是,我等于今始脱此苦,任意所为无复拘碍。何为相与而共啼哭?吾闻其语倍复忧毒,佛虽泥洹比尼现在,应同勖勉共结集之。勿令跋难陀等,别立眷属以破正法。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