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缘再续后半生

2022年1 月29日      228次
分享

      这一生,我真的从没有想过:我还会再修学佛法,再度成为佛弟子!

      早在2000年时,我就放弃了学佛的这件事,从25年的出家生活而还俗了。当时真的是给佛教界带来了莫大的震撼!我真的是没办法再当北传菩萨道的法师了,原因是在25年的出家生活当中,所谓的参禅、念佛、念咒、拜忏,乃至般若、中观等法门都修学过了,但总是无法让我的心感到踏实、安然的度日。这到底是那里不对劲?是那儿出了问题?真的不知道!当时也不知去请教谁来解惑,已经成为众人之师了,这样的问题也只能暗放在心中而已!于是就这样结束了25年的出家生活,回到世俗,至于今也有14年了吧!

      记得我是在龙年还俗的,经过了十二年,我又在龙年回归佛陀的座下。这个因缘就是从北海佛教会开始,那一晚是2011年11月21日,我第一次听闻随佛尊者说法,心中对佛法又恢复了感觉,因此就连续听了几晚大师父缘起正法的开示,我的法缘再续就是这样的展开。

      在2012年的六月,随佛法师到吉隆坡的中道禅林弘法及办五曰禅,我与同修也去参加,在6月10曰那天,刚好师父要为法友落发出家,早餐时,师父对我说:「今天有人考状元出家,你是否要来陪 作探花,归敬佛、法、僧、戒,皈依四圣谛?」当时我颇感意外,难得师父要我再度入佛门,内心就毫不犹豫的说:「好!」我就是这样再成为佛弟子啦!我想这应该是我与大师父的缘份吧!

      因为与大师结了这份法缘,也发心成为法工, 因此,在2013年3月,我与同修法实到了台湾内觉禅林参拜大师,为期八天。这是我离开佛门后十多年,第一次回到佛教道场住宿,感觉到有点不可思 议!因为我本对佛教失去信心,不想再成为佛教徒,为何今日又能回归三宝座下呢?原因是我遇到了一位跟随佛陀的人,那是我以前所未曾见过的出家人! 强调佛陀所说的「七事相应教、四圣谛、八正道、十二因缘」是实践菩提之道的唯一一条路,并非什么六度万行……等等,这对我来说,是蛮新鲜的事,也真的不曾遇过。我感觉到这才是真正的佛陀教法,很简单朴实,完全没有非现实及理想化的佛法,让我感到踏实可靠啊!也让人有办法去掌握学习。

      过去一直歪曲「四圣谛」是小乘之教,实不可取也!这样的错见一直影响了我学北传的心理,真的认为学菩萨道的人,不必理会三十七道品,只修六度波罗蜜,长劫在生死轮回里度众生,直到众生度尽,即可成佛。是真的能这么伟大吗?现在回想起来,只有天晓得而已!

      彼时,我开始怀疑我自己,我哪有资格代表佛陀为人说法?我哪有什么法?我真的不能再面对自己内在良知的责备,也不想再麻木自己,不想继续欺骗众生啊!想想也就还俗算了吧!当时确实有很多人希望我能成佛,达到他们的期待,就是功德无量呀!结果没想到,我让众人失望了!想当时那个还俗的情况,真可谓「千夫所指,无病而死」,是多么的恐怖!幸亏最后还能过得了自己心灵的那一关,没有被人骂死去。怎么办?我真的无语问苍天!但愿大家都明白!我真的也很想成佛呀!

      在内觉禅林住宿的几天,大师父说:当他开始出家时,特别从「十二头陀行」法当中,选了两种苦行,终生奉行。第一条是:终生不受取金钱财宝;第二条是:守持终生游化,不长期居住一处。在这样样都讲钱的时代,要能做到「不受取金钱」的生活方式,在出家人当中,我真的还没见过有几个有守这条戒。而大师父的生活,真的就是这样,不受取金钱财宝。我想,要不是能依远离、依无欲、依灭、向于舍,这是很难做到的一件事!同时还要终生游化,这真是不简单的任务,大师父能这样修持,我内心不仅是佩服,也很感动。

      在禅林的八天当中,除了一位法友路过按门铃,要求进来参观外,并无闲杂人来。可见师父们平时不攀缘,大家各自用功办道,不受任何外来的干扰。禅堂里没香炉,亦无福田箱,确实是很平静的一 个道场。我想这就是原始佛教的特色,纯粹依照佛陀朴素的生活典范而过一天、过一辈子!我相信这里绝非一般「功利型」的宗教团体。

      虽说禅林大门深锁,但大师父依然可以弘法度众──透过网络联机,向星马、美国、台湾各地的禅林法友说法。每星期有多次,从不间断,让各地的法友们受益匪浅!原始佛教就是这样的默默地耕耘,自利也能利他!

      我在北传菩萨道25年修学当中,确实未曾遇过如随佛法师者,能独具慧眼,将隐藏在『杂阿含经』中的佛陀禅法,善巧方便,用种种譬喻,巧妙的解释清楚。真是不可多得的一位禅师!大师父说: 「佛陀的禅法已失传两千多年了!这十二因缘观的禅法,是唯一的禅法。唯有这十二因缘观的禅法,能让人远离烦恼,了生脱死。可惜的是如此宝贵的禅法,竟然都在南传与北传两大佛教圈当中都隐没 了!」难怪许多学佛一辈子的人,都无法修到很好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。原来我们过去学来学去,都只是学到一些祖师大德各人的法门,怎么修都无法使得上。我觉得这是佛教一直以来最严重的课题!

      其次,能将「般若」及「中观」的论述,指出其问题所在的,过去我不曾遇过。当我拜读了随佛法师所作的『相应菩提道次第』,其中「般若论述之新 思惟」这一篇文章时,才恍然大悟,觉得大师父的佛法功力很深,否则难以如此精辟透彻的发现问题。过去我也崇拜「般若」、「中观」,认为它们是最正确究竟的法门,研究了好几年,却始终无法了解这「八不中道」该如何去修,真的一直都使不上力。这「不生不灭」,「不来不去」,到底问题出在那里?真的很惭愧,只能说自己头脑不灵光,那里敢去怀疑袓师的论述有问题?真的要谢谢大师父的智慧,解开了我多年的迷惑!

      很庆幸的是,还俗十多年来,今天还有机会明白,这些「八不」论述的问题,是破斥而非直显事实,所以「八不」根本不是禅观的内容。唯有佛说的:观察「五蕴的集与灭」的禅观法,也就是「十二缘起观」,从「六触入处」观生死如何发生,又如何灭尽不起,才是佛陀所教的禅法!至今总算了解佛教的问题所在。所以当想学佛时,一定要弄清楚,是学那一个时期的佛法,是原始佛法?还是部派佛教?或者是大乘佛法?现在,原始佛法确实吸引着我去追随。

      如果今天我还是法师,我想我大概是没什么机会认识随佛法师。因为那个面子是不易放下的!所以可能这一辈子,很难接受「七事相应教」为佛陀之正法。但是今天,我真的明白「四圣谛」才是菩提之道,因缘观、七觉分才是唯一的佛陀的禅法。而且,这「七事相应教」的内容,根本都无关连大、小乘的问题,它纯粹是「佛法」而已!但是在佛教徒当中,能不将此四谛缘起,归纳为小乘的人,看来也很少!希望如今的学佛人,借着发达的信息都能清楚看到这个问题,不要再被大、小乘的说法所影响。

      还俗了十多年,有缘再遇正法,有福气遇见真善知识──随佛师父,真可说是三生有幸。我会好好珍惜这份难得的因缘!在未来的岁月里,朝着「正法」的方向迈进。同时也祝愿「四圣谛」的原始佛 法,在随佛师父的推广下,再度发扬光大。如是,则佛教幸甚,众生幸甚。

      最后要提的是,能写出这篇「法缘再续后半生」的文章,也是在内觉禅林住宿的最后一天,大师父说:「法直啊!这回我要向你索稿了,写一写心得吧!」大师又说:「如果当初不出刊『正法之光』第一期,今天怎么会出到第28期了呢?反正坐在家里一天也是这样过去,倒不如写一写心得来得更好,不是吗?」大师父的这番话,真的让我听进去了,所以从台湾回来之后,就开始写这一篇的文章。谢谢大师父的鼓励,让我有勇气提笔来写这篇文章,我想,接下来我还会再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