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贪与多元的财富观(三)

2022年1 月25日      163次
分享

      (接上期)只会赚钱是学生,懂得如何用钱才是师父。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

      举一个譬喻:你到超级市场购物,拿一百块去买牙膏、买卫生纸、买泡面,当把钱交给收银员后,你买的东西是否要带走?当然要啊!银货两讫嘛。我们给了钱,东西必须带走,不然我们为什么要给钱呢?

      现在我们要说什么呢?财富不是只有金钱!除了前面讲的「用钱的智慧」与懂得回馈社会以外,最重要的是财富必需多元化。

      什么是财富多元化?或许有人说:我知道!财富多元化就是要有现金,还要有土地、房屋,股票、黄金、白银、期货等等各种值钱的东西。这叫做「财富多元化」?从一般人的看法来说,这看法也不算错!但是,「财富多元化」不是只有这样。

      在这里讲一个故事:根据中国古籍《战国策》(卷十一《齐策四》)的记载,战国时代的齐国有一位有名的孟尝君,传说有门客三千,意思是依靠孟尝君发展、过日子的人很多,是当时享有极高声望的政治人物。孟尝君有一位门客名为冯谖,受孟尝君照顾很久了,却从来没为孟尝君做过什么事。有一次,孟尝君需要人帮忙到自己的封地(薛)收田租,路途遥远且很难收,找不到人去收这个田租。冯谖知道后,随即自告奋勇的对孟尝君说:我帮忙收租!因为受君照顾很久,却不曾报答,我来帮忙收租。孟尝君见无人肯去,既然冯谖肯去,也就让冯谖担任前去薛地收租的工作。临走前,冯谖问孟尝君:「收租后,需要买什么回来?」孟尝君说:「视吾家所寡有者!」意思是看缺什么,即买什么!

      因为薛地的日子不好过,所以田租不好收。冯谖前去收田租的时候,他是如何收租呢?

古代收田租的凭证称为「符券」,「符券」是记录的竹片。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纸,记录事情多是用竹片,将事情刻在竹片上。田租的「符券」,是将谁有田几亩租给了谁,一年要缴多少担的麦谷给田主,详实的刻在竹片上,然后将「符券」斩为两半,田主与承租人各拿半片的「符券」。当收田租时,怎么办?收租人与承租人将各自保存的半片「符券」拿出来合对,合对后大家都要认帐。有一句话叫「符合」,说的就是合对符券。

      冯谖去收租时,当然是带了一堆「符券」,收租的地方是孟尝君的封地,冯谖如何收租呢?冯谖到薛地后,随即请所有租田的农户将「符券」带来合对,不论是积欠多少,或要缴多少,一律都带来合对。当薛地的农户将自家的「符券」携来,冯原一一的合对无误后,随即在大众的面前,将这些已经合对无误的「符券」烧掉。当然烧掉了「符券」,农户积欠或需缴纳的田租,也就变成一笔勾消了。接后,冯谖才对大众说:「孟尝君体谅家乡父老生活的辛苦,所以免了大家的田租。」当然这事获得薛地民众的感激,孟尝君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支持。

      当冯谖回租覆命时,孟尝君问:「你收租为什么这么快?都收齐了吗?」他回答:「田租都已经收好了!」孟尝君问:「冯先生帮我买什么回来?」冯谖回答:「临走时,君交待缺什么即买什么!我看君荣华富贵,什么都不缺,只缺一个『义』!所以我自己做主替君买『义』回来!(臣窃计,君宫中积珍宝,狗马实外宾,美人充下陈。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!窃以为君市义。)」「市」就是买,「市义」是指「买义」。孟尝君听后问:「你为何这么做?」冯谖回答:「君领有薛地,不做照顾民众的事,却藉薛地谋利。当我烧了收田租的「符券」,民众大呼万岁,所以我为君买义回。(今君有区区之薛,不拊爱子其民,因而贾利之。)」

      孟尝君听后,心里是不以为然,但也不便再说什么。因为是孟尝君自说「缺什么,买什么」,既然冯谖认为孟尝君缺少「义」,当然买「义」回来。

      自古以来有句话说「功高震主」,臣子声望或权力大了,君王就会有威胁感!冯谖为孟尝君买「义」后,过了一年,因为孟尝君的权力太大,被齐君贬回故乡。此时人情冷暖就很明显,得势的时候,大家都很恭维;失势时,当然大不如前。从荣华富贵掉下来,孟尝君的心里,不免郁闷、失落。当回自己的封地时,在离薛还有将近百里地之远,薛地的民众是扶老携幼在路旁,拿吃的、拿喝的迎接孟尝君,欢迎孟尝君回来。这时孟尝君对冯谖说:「先生以前帮我买的『义』,我现在看到了!(一年后,孟尝君为齐君所忌,就国于薛,未至百里,民扶老携幼,迎君道中。孟尝君顾谓冯谖:『先生所为文市义者,乃今日见之。』)」

      这段历史故事教了什么呢?教人要懂得用钱,要谨慎的运用财富。用钱不仅是一种智慧,更是一个生命的素养。

      钱用出去,必需懂得买什么可贵的回来。人不要只懂得买好吃、买好穿,只知买名贵的珠宝、土地、房子、车子。试着自问:除了会买这些享受、虚荣以外,自己还懂得买什么?……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