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决问题的两种能力:理智与情绪

2022年4月7日      1,435次
分享

      人类拥有两种解决问题的本能工具:一是理智,二是情绪反应。不论是否受过教育,是否有宗教信仰,正常人都具备这两种本能工具。

      然而,奥义书、耆那教的沙门文化思想,却视这两种本能工具为烦恼。他们认为理智是分别识知,情绪则忧喜苦乐、起伏不定,二者通归为分别造作,有分别业力,必须藉由修禅定使其不起分别造作。

      但是,从正法来看,理智与情绪皆为中性,它们是解决问题的能力。好比我们到外地旅行,入住在某间旅馆,半夜两点突然警铃声大响,必然是在睡眠中勐然惊醒。请问: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是情绪,或是理智?试想:我们听到高频震响的警铃声,闻到浓烟的味道,必猜测很可能失火了。此时,我们是慌张极了,想赶快逃生……。身处这般危急时刻,让我们能够迅速反应的本能正是「情绪」。

      人类遭逢不明确、不清楚、突发性的危险事件时,肾上腺素立即喷发,全身肌肉会产生到高强度的伸张力,精神反应加快,也会有紧绷、焦虑和害怕等情绪,促使当事者快速做出紧急的应对处理,让自己尽快脱离危险。

      面临生命危急之际,理智往往无法快速的计算得失,并做出平衡各方面的抉择。因为理智需要有事实的根据,需要知道来龙去脉,依据逻辑性的理解,推演出解决的方法。但是,这些作法需要时间,只能慢慢来。然而,当危机突然发生,必须快速的做出反应,以应对、解决突发的危机时,藉由肾上腺素的激发,使生理具备快速与高强运作能力,并促成有助于紧急抉择的焦虑、紧张、害怕等情绪,以有效帮助当事者尽速远离危险现况。

      当人面临突发性、不明确的事况时,焦虑便会发生,接着紧张、彷徨、害怕,直接反应是「逃离」。此时,肾上腺素大量分泌,刺激体力和肌肉快速增强、强壮,以便尽速逃离突发状况,这整个过程完全是由「情绪」在推动。接下来,是慢慢思索–发生什么事?

      一旦逃离了危险、紧急、不确定的现场,危急警报暂时解除之后,理智便接管了。逃离现场是优先解决了生存问题,但实际的问题还未解决。因此,一旦离开险境,理智认知便开始运作: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」凡是问题没有急迫性、突发性、危险,容许较多的时间和空间缓冲时,是不会启用情绪处理,而是运用理智思考处理。当我们已逃离危险,远远站在旅馆外面,隔着一条街,生命已安全时,理智会开始思索问题。足见理智思考的主要功能,是为了根本性的了解问题、解决问题,而不重在紧急时刻作出反应与抉择。

      人类拥有这两种能力——理智与情感,解决问题是用理智,紧急性的脱逃及解决生存问题则多用情绪。若将此二者视为烦恼,那是有问题,不幸的是,《奥义书》、耆那教的沙门文化便是这般观点。

      若人没有情绪便会有生命危险!例如:社会普遍认为:女人的情绪较大,男人的情绪较缓;男人的理智强,女人的理智弱。然而,之所以会如此,其实是生物演化下的影响。因为女人需要生育、照顾婴孩,幼小的婴孩对环境的耐受度通常较低,女人负责自己与婴孩的安全,所以生存便是女人的首要原则。快速反应是避开危难的生存手段,可以快速、直接的反应便是「情绪」。如此长久的演化下,女人因而倾向于情绪多、易敏感,行事常凭直觉,不大重视逻辑思考。

      女性负责照护、养育弱小生命,极度需要安全感,针对危险的反应必须快速,即使反应有所不当也无所谓。因为宁可错九次,也不能没对一次,而造成自己与弱小生命遭受危险。由于女人的生存机制是如此,她们得快速的避开危险,所以女性是情绪第一,理智是弱项。

      男人需要负责争战、狩猎,争战、狩猎是主动接近危险,既然是主动接近危险,在直接面对危险之前,可以慢慢地研究该如何行动。因此,男人擅长理智思考,时间和空间足够让他们审慎的了解:「什么处境?什么状况?怎么发生?如何解决?」待一切都想清楚之后,男性才付诸行动。由于面对危险之前,已经做足准备,没有不确定性的危险,所以男人擅长理性的逻辑分析、思考、判断,对事况的情绪、恐惧、焦虑、紧张等反应比较钝,不像女人那般敏感。

      男性长于思考,弱于情绪纷杂;女人擅于情绪,理智反应较慢。由于职司不同,这两种本能工具,男人和女人的运用各有所重。

      这两种本能工具都有助于解决问题与开展人生,但是《奥义书》、耆那教的沙门文化,却将理智和情绪视为烦恼束缚,必须藉由修习禅定,去除分别认知的理智和忧喜苦乐的情绪,认为如此便可通达解脱。真是大错特错!

      在现实生活中,人能够不分别吗?吃东西时需不需要分别?难道榴莲和米田共让你挑,你也不分别?当然要「善分别」,不是吗?其次,虽佛教的阿罗汉和耆那教的阿罗汉,皆同名为阿罗汉,但中心思想是全然不同。难道这也不分别?

      过斑马线时,遇到闯红灯的车子直冲过来,耆那教的「阿罗汉」如入四禅定(耆那教的定是用类似色界四禅),或是部派佛教的「阿罗汉」则不动声色(先从色界初禅、到无色界、到想受灭尽定,达到断无明,证得解脱、体验涅盘之后,再次第退到初禅,然后再从初禅上到四禅,安住于四禅,解脱的境界)。

      但是,正统佛教的阿罗汉,一见车子冲过来,情绪本能反应,便会快速闪开。如是,正统佛教的阿罗汉逃过一劫,耆那教、沙门文化、部派佛教的「阿罗汉」,极大可能是会受伤惨重,甚至是一命呜唿。

      然而,现今的佛教徒却说耆那教、沙门文化、部派佛教的「阿罗汉」才是真正有修行的圣者。因为泰山崩于前仍面不改色,心如止水,已无我执、无我爱,断除一切烦恼,安住于解脱的彼岸,是故能不惧生死。虽被车撞死,但已解脱、涅盘。相反的,他们认为急速闪开的正统佛教阿罗汉,仍怕生死,还有烦恼,毫无修行。

      如果你只是个旁观者,或许你也是这么想。但是,当你是他们其中之一时,你会选择做哪一种阿罗汉?是不动声色,极大可能被撞死的耆那教、沙门文化、部派佛教的「阿罗汉」?或是快速闪开的正统佛教阿罗汉?演员和观众的心情是截然不同,可谓「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」!

      理智和情绪都是解决问题的工具,但也可能成为做恶的手段。如同手术刀,手术刀是中性的,使用它来利益众生、有利于自他,它便是行于正道的工具。反之,若是用到偏的方面,手术刀变成行恶道的利器。

      理智和情绪都是解决问题的工具,它们不是染污、烦恼。有情生命运用理智、情绪,目的是解决自、他的困难及种种问题,如此便是在施行正道的慈悲。反之,运用理智、情绪追求自身的利益,排挤不喜欢、对立的人,便是行恶道。如同刀可以救人,也可以杀人。持刀的人不等同杀人犯,持枪者不全是抢劫犯。

※本文由书记组整理自2020年12月27日,随佛禅师在台北中道禅院《周日共修》的部分开示内容。